Privet

【盾冬】一只兔

闲得慌瞎写的,十分短,十分十分十分ooc

01

巴基是只小兔子。

毛茸茸圆滚滚一坨,像雪球外边加了一层绒,咕噜咕噜滚到树底下,噗叽,往树干上一撞,就摊开了四条小短腿,四仰八叉的靠在树底下乘凉了。

一般兔子有的他都有,长长的耳朵,屁股后的毛球,还有短短的脸和大腮帮子。奇妙的地方是,眼珠子是绿色的。那种淡淡的绿,像是宝石被太阳光照的透明,从内里盘旋出剔透的光线来。

他自己看到过自己的样子,趴在小河边,那张小脸就在河水细微的波澜里荡,那对长耳朵也悠闲悠闲的摆。巴基伸出小爪子,粉色的肉垫按在自己鼓出来的脸上,“哎,我真好看,简直是兔子里的小王子。”

想罢抖搂抖搂身子,心满意足了向别处跑去了。

史蒂夫第一次看见巴基的时候,巴基正捧着个东西啃。

带着白胡子的唇瓣左边扬一下右边扬一下,露出一排白硬的牙,啃得相当带劲。

“嘿,小家伙,这个是不能吃的。”

头顶罩下来一片阴影,巴基停下动作,睁大了眼睛看过去。

是人类。长着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巴基盯着史蒂夫的眼睛看了好一会,低头看看手里的坚硬物事,小脑袋来回摆了好几次。

史蒂夫笑着伸出手,“这个是钻石,吃了不消化的,快给我吧。”

巴基皱起眉头,伸出爪子在史蒂夫的手上叨了一爪,“咬你哦。”

史蒂夫:你会说话?

巴基:老子还会咬人呢!

张嘴对着史蒂夫伸过来的手指就是一口。既没流血也没脱皮,那人类还笑吟吟的望着自己。

史蒂夫:你真可爱。

巴基盯了那牙印瞅了半天,撒腿就跑,抱着钻石跳到了树后边,把脸藏在树干后,一只粉色的毛茸茸的长耳朵却大摇大摆的露着。

史蒂夫蹲在那儿,对着树后边说,“人家不急着要。给你玩几天,之后再还给我好不好?”

史蒂夫看见那对露出来的长耳朵点了点。

巴基从树后边探出头,看到史蒂夫已经回了屋,前爪上了发电机一样刨起土来。

“我是谁?兔子里的小狐狸!”

挖好坑,把钻石放进去,拿小爪子煞有其事的铺好,还不忘蹬腿在上面跳两下。

没了硬东西啃,牙上难受,皱着眉毛啃啃树皮啃啃篱笆,环视了院子一圈,失望的摆摆头,扭着小屁股蹦出去了。

史蒂夫倚在门后,一边皱眉一边勾起嘴角,走出去挖开那个小坑,放上一根胡萝卜,还留了张字条。

“以当赔罪。”

第二天,史蒂夫家藏在地毯底下的钥匙就丢了。

鬼使神差的往树下瞟一眼,发现小坑里的土又是新添的。

钥匙端端正正的躺在那里,纸条的背面多了一行小字。

“不要胡萝卜,要李子。”

第三天,自家的遥控器不出所料的在兔子坑里找到,“有磨牙棒吗?”

第四天小兔子竟然叼去了手枪,“哒哒哒!要伏特加!”

史蒂夫拿走枪,放了盒泡泡奶。

02

史蒂夫走进院子里第一件事是先往树底下看。没有什么新字条,竟然还有些失望。想着那只小兔子大约是跑走了。

打开门,看见个小伙子四仰八叉的靠在他的沙发上一边吸奶一边看电视。

穿着他的老干部衬衫,两条长腿交叠着搭在茶几上,腮帮子一鼓一鼓。

看见史蒂夫回来,转过眼睛,伸出手比了张纸条,“要软软的窝。”

史蒂夫走过去,在巴基面前站定。

巴基抬眸望他,绿色的大眼睛里湿漉漉,睫毛像兔子的绒毛一样忽闪着飘。

史蒂夫,“我可以摸摸你吗?”

巴基松开嘴上的吸管,“咬你哦。”

史蒂夫买来薯片巧克力棒,堆在巴基面前一脸宠溺。

“你叫什么名字?”

“巴基。你呢,大块头?”

“史蒂夫。史蒂夫罗杰斯。”

巴基皱眉:“史什么?”

“史蒂夫。”

巴基用力的记忆一番,然后泄了气的把棒棒糖咬碎,“史大块和史大头你自己选一个吧。”

史蒂夫没忍住,伸出手捏了捏巴基的耳朵。

巴基从沙发上跳下来,瞬间脸炸成苹果色,“揪耳朵耳朵会断啦!!”

抓过史蒂夫的手就是一口。

人形的牙口还没兔子时候伶俐,只留下了一排牙印和口水,史蒂夫只感觉到巴基的嘴唇软软的贴上来,小虎牙抵着手指,一点不疼,反倒是痒痒的,仿佛一股微弱的电流,窸窸窣窣的钻到史蒂夫心上去。

巴基跪在沙发上,看史蒂夫眼睛弯弯的,觉得兔尊心收到了伤害。抱过史蒂夫的胳膊,攥起手指龇牙咧嘴的咬,嘴上含糊的叫,“我巴基今天就要咬死你!!”

史蒂夫看着他笑,这次没有询问他,直接把手盖在了那一头软毛上面,大拇指从额头上蹭过去,又在眉毛上面流连一番。

巴基停下了动作,耳根越来越红,然后“噗”的一声变了一小团白球,咕叽摔在了沙发上。

晚上,一人一兔躺在史蒂夫家唯一的床上。

巴基一会抖起鼻子闻闻,一会伸出前爪踩踩奶。

史蒂夫被他弄得痒,“别闹了巴基。”

“我没闹呀,你睡你的,我就是研究研究人类的结构。”

史蒂夫无奈的睁开了眼,任他鼓捣。

“大半夜的被一只兔子研究还真是有些诡异。”史蒂夫说。

巴基眨巴眨巴眼睛,噗一声,刚才毛绒绒的身子瞬间又变了人,绿色的大眼睛晶晶莹莹的看着他,蹙着下巴嘴角弯弯。

“这样呢?”

史蒂夫愣了,刚才抱着的毛绒绒已经是光溜溜一条。

巴基觉得史蒂夫的样子好玩,玩心大起,眨了一边眼睛,脑袋上又多了两条耳朵,长长的耷拉在史蒂夫胳膊上,“那这样呢?”

史蒂夫的呼吸有点不顺畅。

“你真可爱,傻了吧唧的,”巴基看着史蒂夫说,“我能养你吗?”

史蒂夫小心把胳膊绕到巴基腰上,偷笑着说,“能。”

大部分的时候巴基就穿着史蒂夫的衬衫四下里乱跑,犯了错就变成兔子,躲沙发底下不出来。也不说话,等的久了,就从沙发底下颤颤巍巍伸出张纸条,“要饿死了。”

巴基不是只安生的兔子,后腿一蹬能砸碎一排碗碟。于是不大的房间里只看得见一张一张的便签像下过雪一样散在各个地方。

冰箱上写着“要冰激凌”,电视上写着“要蓝光版的加菲猫”,沙发上是“要更大的抱枕”。

史蒂夫无奈的搂过巴基的腰,后者正踮着脚往书架上贴“要美国队长的最新漫画”

史蒂夫:巴基,我就是美国队长。

巴基:可是漫画里的人比你帅。

史蒂夫:我是说,你要什么直接和我说就好了,不用再写小纸条。

巴基委委屈屈:可是我把碗打碎了。

史蒂夫:比起纸条你说话我更容易原谅你。

巴基撅着嘴楞一会,手上又变了张纸条。

史蒂夫攥住,“说话,要什么?”

巴基脸一红,声音小的像兔子啃胡萝卜。

“要抱抱。“

03

巴基还是翻出了史蒂夫藏起来的那瓶伏特加。

趁史蒂夫出任务,吨吨吨吨就灌了进去。史蒂夫晚上回来的时候,正看见巴基瘫在沙发上冒泡。

史蒂夫走过去,只看见巴基一张脸红的像泡在酒缸里,绿色的眼睛里要溢出水来,嘟着嘴,一张一合的喊,“史蒂夫啊史蒂夫……”

史蒂夫皱着眉头,“我在这呢。你不知道那东西烈吗?”

巴基勾住史蒂夫的脖子,耸着肩膀往上蹭,“我喜欢你啊史蒂夫……”

史蒂夫抱着他往浴室走,边走边哄,“我知道。”

“你不知道。你猜猜。”

“猜什么?”

“是兔子那种喜欢还是人类那种喜欢,猜错了咬你。”

“兔子。”史蒂夫说。

巴基把脸凑过来,眼里雾气蒙蒙,把嘴唇贴在史蒂夫的嘴角,咬一口说,“不对哦。”

史蒂夫捏过巴基的下巴吻上去。酒气伴着奶味涌进脑子里。腰肢绵软大腿滑腻,嘴唇里像裹着蜜,眼看就要情至深处不能自己,巴基突然睁大眼,“噗叽”一声,变成颗球儿摔在了史蒂夫怀里。

再醒来的时候见了巴基的影子。人也没有,兔也没有。

史蒂夫知道巴基是害羞了。他需要点时间。

正巧神盾局来了任务,史蒂夫把钥匙照例放在地毯下边,望了一眼树下的坑,转身走了。

一走就是仨礼拜。

有次史蒂夫路过自己家门口,看见家门还是紧锁,知道是巴基还没回来。暗了暗眼神,想自己是不是把他吓跑了。

回来的时候史蒂夫累的不行,又害怕打开门屋子里冷冷清清,皱着眉走进玄关,打开灯,吓了他一跳。

玄关的墙上贴了一溜小纸条。

“要棉花糖。”

“要奶油蛋糕。”

“要史蒂夫。”

“要史蒂夫。”

“要史蒂夫。”

他一张张揭下来,慢慢往里走。

巴基正躺在沙发上蜷着身子,突然亮起的灯光让他睁不开眼。

“……史蒂夫?”

史蒂夫走过去,蹲在沙发上,摸他的头,“嗯。”

“你生我的气了吗?”

“怎么会?”

巴基搂住他脖子,“你养我吧。我不乱跑。”

史蒂夫说,行。

捧起巴基的脸,大拇指从嘴唇上蹭过去,视线在那上面停着,“那我可以吻你吗?”

巴基怯怯的点点头。

“这次还会不会突然变回去?”

巴基嗔怪的瞪了史蒂夫一眼,把嘴唇送上去,“咬你哦!”

 
标签: 盾冬 stucky
上一篇
评论(8)
热度(140)
  1. 专心追同人的小号Privet 转载了此文字
    😍😍😍太太太甜啦~
©Privet | Powered by LOFTER